Luica Moretti

上校:13th是妹子,我的机会就更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可能好多人都快记不得Martha了吧QAQ
她还在Freelance和Mickey一起战斗吗?
她还会不会突然想到某个蓝盒子里的疯子呢?

(嘴画崩了,因为想画Martha漂亮的厚嘴唇然而以前从来没有画过。不管了偏要放上来)

Tardis上的小谈话

(无剧情预警,OOC预警)
(博士是11th )
博士撕开一包宝宝软糖,又耐心地把小蛋糕上银色的滚珠糖剔掉,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。虽然上一任很喜欢吃蛋糕上的轴承,不过现在看来它们有点太奇怪了。博士慢悠悠地摊开Rose的数学作业,想着错哪几个题才自然。
博士现在能够不顾正在冒烟的Tardis,还能这样悠闲,完全是因为他抓了一个免费修理工的缘故。虽然Jack在身边总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,不过钻到操纵台底下修理真是太累了。
不过真正让Jack感到疲惫的,却是博士乱七八糟的工具箱。里面更大的设计看似节省了空间,实际上却让找到东西更加困难——因为你只能把手臂伸进一个小盒子里胡乱翻找,把手臂拿出来之前根本看不到你拿到的是什么。比如现在,Jack就从标注着“虫洞探测器零件”的箱子里抽出来一本《道林格雷的画像》。
博士抓了两个宝宝软糖塞到Jack嘴里,对于把Jack拉来当修理工他还是有一丝不好意思的。博士拿起这本书,努力地和Jack搭话。
“王尔德是个可爱的年轻人,他在沙龙上曾经夸过我的芹菜。”
Jack又无奈地从小箱子里抽出一个宝宝软糖包装袋:“芹菜?”
“嗯,我那时候比较年轻,喜欢在大衣上别一颗芹菜。当时王尔德他衣服上也别了一只大向日葵。”博士用黏糊糊的手指头在外套上比划。“他写的书都很好看,唔,其实是有那么几本还算好看。我最喜欢他写的童话,你呢?”
Jack抬头望向天花板,想了想,诚实地回答:“我没看他写的书,不过既然《道林格雷的画像》是他写给我的,那就算我最喜欢的吧。”








乱写历史人物我错了……不过道林格雷的不会改变的美貌难道没有让人产生一点联想吗?
(抱头逃走)








夏天到啦!
是谁把警亭丢到了森林里?

黑色的是牵牛花藤的影子,照相时忘记弄走了ORZ权当添加一点夏日气息(喂!

就是突然想他了(其实天天都在想他)


在地球末日的倒数第三次见面

那时风暴中的海洋一瞬间被冻住,借着三轮满月的柔辉极目远眺,尽是泡沫与高高的冰浪。
Doctor走在前面不远处,拿着音速起子扫描冰浪。尽管Rose冻得鼻尖通红,海风也吹起她额前的几缕乱发,她仍带着那种肆意甜美的笑容,对身边的Jack讲起了她的第一次时间旅行,50亿年后地球毁灭的故事。故事里有膨胀的太阳,蹦床一样的人皮,好脾气蓝皮肤的水管工人......以及玻璃罐子里的一张大脸。
电梯门缓缓打开,“有请波之脸!”。在热闹的大厅里,他一眼便看到了角落里的两人,正如50亿年前模糊的记忆。Doctor还是一身陈旧的皮衣,微笑着向树人Jabe点头。Rose站在一旁,抱着一株小盆栽,同记忆中相比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。他由几个小个子的工作人员推到一侧,房间里没有热水让已衰老的他很不舒服。他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、凶手,和现在工作人员从“基因复制教教徒”中传给他的银色金属蛋是到底是什么东西。只是他什么也不能说,不能做。不破坏时间线既是他的原则,也是Doctor对他的期许。
Doctor与Rose的身影消失在门后,他们不曾与他说过一句话。他闭上双眼,刚才的太阳辐射让他几乎虚脱。昏迷前能想到的最后一句话
“还能再见Doctor两次。”





感觉好OOC啊……(捂脸)
完全没法想象活了50亿年的人的想法
Rose也好OOC,没法活了
(抱头逃走……

路过三峡


        船行得太慢。
        慢得上校那些痛苦的记忆都硬生生追赶上来。上校站在游船的甲板边缘,三峡深秋的浓雾阴冷潮湿,让他感到仿佛置身坟墓。
          “叔叔为什么起这么早?”身边突然冒出一个金色的小脑袋。游船上有一个英国旅游团,这大概是趁父母熟睡时溜出来的孩子。
         “看风景。”上校本不想理他,只是看到孩子柔软的金色发丝,听到那声奶声奶气的“叔叔”,忍不住地心头一疼。
         “我也是,雾一会儿就散了。”孩子说着自作主张地扯住了上校的长大衣。
         “你每天都来看风景?”
          “嗯。”过了一阵,孩子仰起头来,用力地扯了扯上校的大衣,郑重其事地说:“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等上校蹲了下来,他指着还是一片白茫茫的外面:“前天,我看到一个蓝色的盒子在江面上飞。”
          原本有些无奈地蹲着的上校,睁大了眼睛。“什么样的蓝盒子?”
         孩子显然因为上校的举动而得意起来,挥动着肉乎乎的小手臂,努力地比划着大小:“是那种普通的警亭盒子,有这么大,飞得摇摇晃晃的。盒子前面还有个小木箱漂在江里,木箱里有个金色头发的老婆婆,她还在箱子里晃着手臂,很开心的样子。”他急切地说着,生怕上校不肯相信他。“我跟爸爸妈妈说了,他们都不相信我。上次也是这样,所有人用一种声音一起说话明明就很酷嘛,他们却说我骗人!所以我每天都来这里守着,要是再看到一次就拍下来给他们看!”
        上校看着孩子高高撅起的嘴唇,终于扯出了这些天来的第一个微笑,一个虽然苦涩却货真价实的微笑。他搂住孩子的肩膀,柔声说:“我信。我陪你一起守。”
        直到两天后下船,谁也没有守到什么会飞的盒子。孩子被抱在妈妈怀里,还依依不舍地向上校一遍遍说再见。而上校决定坐飞机前往日本,希望这种交通工具足够快。
PS:发生在地球之子五日后,上校周游世界那六个月。
       莎拉简第四季博士之死那集中,曾经的博士女伴Jo Grant说她曾坐茶叶箱漂流过长江,博士表示自己有暗中看着她。当时我超开心!Whoniverse中果然还是有些事发生在中国啊~
已经有尽力写了...写得不好请见谅

Doctor梦中的Jack
还记得第三季嗜血家族那集,Doctor为逃避追杀变成了人类,将记忆封入怀表嘛?博士变成人类John Smith后,对于博士的经历,只有很模糊的片段在梦里出现。他醒后全部记录在一个本子上,取名the journal of impossible things
网上有人把日记摘录下来了,真佩服能认这么潦草的字迹~
你也知道Jack被你扔下很孤单啊(摔!








渣翻,欢迎捉虫


In my magic box (划掉)


在我的魔法盒子里(划掉)


I'm traveling with a captain in the military 


我正与一个军队中的上校一同旅行

,only he isn't what he seems,


只是他并非他看起来的样子

and so I leave him behind after a battle.

然后我在一次战斗后将他弃在身后

and he is stranded in no mans land


他便被困于无人之地


so alone and far away from home 


如此孤单,离家万里

43页


A Captain I travelled with he had a captain uniform a long coat .

同我旅行的人穿着上校制服,是件长大衣

He is someone who has come from a long way.

他是来自远方的人

His face is unclear.

他的脸模糊不清.

He is a captain although his face is unclear.

我知道他是个上校尽管他的脸模糊不清
















无授权,侵删。有好多重复的就懒得翻译了(捂脸

很久以前画的幼年Amy
果然现在是越来越懒惰了啊……

日常想念10th
对于我来说,小十是一个值得敬爱的朋友,值得疼爱的英雄